混乱邪恶

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唐花#一见如故

小学生文笔第一次开坑 如果有人看请不吝赐教~顺便请不要吐槽我常德腔的四川话……

       天宝二十四年 春

       唐门 幽冥渊

       蜀地一日既往的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风微凉,吹起青叶纷飞,打着旋落在清如琉璃的寒水中,渐渐飘远,触碰到湖边盛开的冰莲,又沉了下去。下了半日,雨渐渐停了,天色氤氲着透亮,冰莲摇曳着,散发幽幽的光。湖底机关一动,唐门密室走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唐夷云在密室门口歇了半天,才张开机关翼往借住的屋子飞。落地后也懒得再回房换衣服,干脆坐在岸边就地研究起机关图谱。他在密室试炼了许久,方才凑齐小猪的制作材料,为此已在幽冥渊借住了半旬,连前几日开始的唐门万花机甲交流比试都无暇去看,一心赶制小猪。听都港(听说)万花弟子身上都带哒机甲人阿甘,我啷个(怎么)也得带上个人滴(自己的)小猪,才只(才能)不输架势撒,他说。还有一层想法是,小猪会卖萌,用来哄那些温柔可爱的万花小女孩再好不过,他可不会说出来。

       所以,当迷路半天的白薠废了好大劲跳山山才从石山跳到湖边的一棵树上,几乎筋疲力尽时,他看到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唐门弟子,半边身子被岸边冰莲遮住了,穿着有些破损的南皇套,盘腿坐地上,正专心致志的捣鼓手中渐渐成形的机甲。

       白薠是天工弟子,尚且年幼,身子又弱,本不该来,但他那耳根子软的师姐沈遗姝却架不住他的央求。白薠性子虽熊,但生的可爱,扬着小脸撒娇时甚是可怜。沈遗姝最后叹口气,带上了他,白薠才得以交流机甲之名行游山玩水之实。从万花到蜀地的路实在不算短,对于有武功傍身的万花弟子却算不的什么,只可怜了小白薠。路途颠簸,他的身子实在有些吃不消,但好在精神一直不错。白薠自从被师傅带入万花,算来已是四年未出谷,如今一路新鲜,自是喜不自胜。唐家集虽热闹,但几日下来也就逛腻了,川话倒也勉强能听懂些了。机甲比试也没他白薠的份,于是吵闹着要四处逛逛,沈遗姝无奈,便带他到黑山谷喂滚滚。不想沈遗姝刚和偶遇的友人说完话,这熊孩子自己就跑的没影了。沈遗姝自是急坏了,奈何不熟地形,那位友人便道我去找,你且留在此地等候。说罢架起机关翼便离开了。而白薠自己没走几步也就失了方向,叫喊也无人应答,天公不作美,还下起了雨,四周似乎还有野兽呼喊,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一路向西误打误撞跑到了幽冥渊,如今终于寻着了人,自己已是一身湿透,面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

       唐夷云按着机关图谱,小心翼翼的安好最后一块零件,又触碰了不知在何处的开关,原本安静的木头猪竟似活了,嘀遛嘀遛的围着主人转圈,嘴里还嚷着“主人,我好无聊啊。”白薠看得痴了,不觉脚下一滑,“啊!”到一半就跌入水中灌了满肚子水。

       岸边的唐夷云被吓了一跳,见有人落水,又似是个孩子,扑腾着似不会游泳,便立刻跳入水中救人。等将人拖上岸才看清,来人一身墨衣,似是万花弟子,长得粉雕玉琢,面若桃花。萝莉控唐夷云顿时感觉自己内心受到了重重一击,心中暗道老天啊我才刚做好小猪你就送了个仙女妹妹到我面前,当下开口道:“仙女妹妹,你啷个……”白薠刚呛完水,正理着呼吸,听此大怒“你才仙女妹妹!”立即暴起送出一招玉石俱焚。而被糊了一脸玉石的唐夷云怔了片刻,感觉心好累,仙女妹妹竟然是男孩子,脾气还这么凶,简直不会爱了……

       很多年后,唐夷云整个人没骨头似的粘在正画着花鸟的白薠身上,口中还抱怨道:“小白你当年真凶,第一次见面就赏我一招玉石俱焚……”“从我身上滚开!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小白!哎呀这笔又画错了得赶紧修……”白薠的这幅牡丹图花了2月有余,先下就差最后几笔晕染就成了,自是懒得理唐夷云。“媳妇好狠心,我们这么久没见了,就赶我走……”唐夷云说着就去舔舐白薠的耳垂,白薠手一抖,竟把石青弄到了白色的花瓣上。“唐!夷!云!”感到大事不妙的唐夷云立刻发动飞星遁影移到窗口准备隐身大轻功跑路,却仍是慢了一步,被芙蓉并蒂定了身后迎来一招意料中的玉石俱焚。摔出窗外的唐夷云看着白薠关好门窗丢出一句“今晚爱去哪去哪别让我看见你!”“薠薠我错了!”

       但此刻,沈遗姝那位倒霉的友人正在黑山谷的悬崖边四处探查白薠有无掉下悬崖,原本有些明朗的天色也阴沉了下来。一番探查无果后,那友人望天,幽幽道:“雨又要开始了。”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