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

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迟了2年的随笔

岁月如长河无尽 

沧海也变成桑田 

或许,只有我 

独自遗落在时间的罅隙 

永无归途……

孤独。落寞。彷徨。透骨生凉。

初识古剑,早在四年前。那时高三。听说有首古风曲叫倾尽天下。很火。去听了。视频制作人好像叫终朝采蓝。视频素材就是古剑。惊艳,就此爱上。自此,古一就成了我的朱砂。

那时候,以为这就是个两个互为半身之人相爱相杀,最终殊途同归的基情故事。后来去古吧,被透了个干净。后来古二也手贱进去被透了个干净。我就管不住我这手。那时候就想着,恩,等考完大学,要去玩,然后写点东西。最后拖了这么久,写出来的东西也是拾人牙慧。这两人的故事挂念了四年,最在意的却是小兰。

兰妹是一行人里唯一的普通人。看看我们的旅伴,有身负仙人半魂的女娲巫祝之子,有来自地界幽都的女娲族人,有千古剑灵,有青丘国国主九尾天狐之女,有失忆的巫咸大人,还有渡魂千年的仙人半身。就他一个青衿书生。

小兰双亲健在,万事无忧,却不知惜福。像很多同龄人一样,烦恼于二姐的管教,同学的讥笑,苦闷于日复一日的琐碎生活,幻想着有朝一日,寻仙访道,行侠仗义,结识窈窕淑女,超脱于庸俗的生活之外,让周围人刮目相看。

旅途中看着他人遭遇不幸,兰妹将苍白道理讲的头头是道,但事情落在自己身上,表现差劲。也可理解,一个一直顺遂长大的少爷,自己最敬重的哥哥突然疯魔,杀了自己最亲昵的姐姐,怎能不心神大乱。面对呼噜湾那么多宝贝,小兰都只想着给少恭挑段好木料碾琴,可见少恭在小兰心里多重要,被如此重要的人伤害,难怪后来的小兰世界观好像崩塌了一样,失却安全感,不知道还能相信谁。遇着任何一个和少恭带关联的人都恶语相向,比如瑾娘,大叔,一直在随意发泄自己的怒火。数年后,那个人,仍一直是个不可说之人,就像一个早该被遗忘的噩梦。这无疑是不成熟的。就像不成熟的我们。

方小公子就像电脑前的我们,幼稚,热爱吐槽,有时爱卖弄学识,一直想摆脱家庭和环境的束缚。但兰妹这个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优点,如烧得一手好菜,拳脚功夫尚可(敏虽最低,但菩提明心后期真好用),莫提爆表的法攻和充足的奶水。同样的技能,加血就是比晴雪加的多。

小兰既是个普通人,操心的也就是我们现在最操心的事。现代人最大的问题不过工作和爱情。兰妹若不乱跑,前途倒简单,要么读书考科举,要么回家学经商。爱情方面么,之前在古吧见着有不懂事的小妹子说兰妹渣,人家追妹子追累了,妹子也一直盯着别人,还不许人家半途而废不成?不过他在青龙镇·雨里说的那些,的确不过是借口。而他阴差阳错喜欢上襄铃,本就不该。“温柔贤淑,娇小玲珑。”这说的不就是月言小姐?

兰妹大概说了一句真话,那就是他在梦里,曾一度分不清自己是晋磊还是方兰生。

晋磊的故事,是个很古龙的故事。古吧有大大写过,实为精品。这里就不对晋磊的精神世界做太细致的分析了。就按那篇文写的说吧。

晋磊的精神支柱是什么,是他的师妹贺文君。

这世上最让晋磊安心的地方在哪里,在贺文君的身边,墓碑边。

就像欧阳少恭一样,“我心爱的人,早已经不在了,这世间纵然姹紫嫣红开遍,又与我有何干系?”晋磊大仇得报后,心安之所已不在。他和这个世界最后联系断开了。

所以贺文君过世后,他自欺欺人,看着文君的墓碑说,文君没有死,他要和文君成亲。

所以最后,他疯了。

那么在梦里,小兰已经切身体会到晋磊对文君的爱了吧。

小兰对襄铃,只是喜欢。而晋磊对文君,则是爱。晋磊说过,他说过的话,到死都不会忘记。而这份爱,不仅到晋磊死,他都没有忘记,更是被他刻进了命魂。记忆虽洗净,痕迹却留了下来。到了方兰生这一世,兰生不仅记挂着“温柔贤淑,娇小玲珑。”幼时见了那枚青玉司南佩,哭闹着说什么都要。

青玉司南佩,一魂一魄永相随。

两人不仅转生到了一个地方,连偶然抛下的绣球都砸中了兰妹。

这不就是命么。

换作我,上辈子要有个为了我连魂魄都可分割的恋人,这辈子又喜欢上我,她恰好又是我喜欢的类型,什么都别说了,娶。

何况小兰,已经在旅途里,慢慢长大了。

叶沉香对他说,要他找到文君的转世,好好待她。二姐病重时仍记挂着他的婚事。孙小姐的体弱皆是因为晋磊。孙家的亲事一直未撤。襄铃的父母又是对人妖相恋的好例子。

生在社会里的人,总会不停地进行社会计算的。

若说当初小兰离开琴川的时候,是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浪迹天涯的雄心壮志,和对日常生活的厌倦的话。

那么到青龙镇·雨的时候,他已经倦了,他想家了,他已经开始怀恋家的温暖了。可他已经再也听不到他二姐的呵斥了。

选择襄铃,便是破釜沉舟,背弃自己已有的一切,背弃自己应当承担的一切,去面对未知。而襄铃不久前还一直心心恋恋着她的屠苏哥哥呢。而选择月言,才是岁月安好,晨炊人语的平静生活,庸俗而美好。

这时候的他已经有顾虑了,不再一往无前。所以他说他不配了。

兰生,到底是个普通人。普通人有普通人的路,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普通人的生老病死。很多很多年后的清明,或许小玲儿和晴雪还会来琴川,来给老朋友扫扫墓。直到有一天,方老爷的墓也彻底泯灭于时光中。

凡人,在时光中,什么也不是。

欧阳少恭,百里屠苏,尹千觞,皆是有趣之人。

看到过一种论调,说欧阳少恭才是太子长琴。

不,不对。魂魄一分,世间已无太子长琴。榣山遗韵,绝矣。太古之约,不复践言。

欧阳少恭,或者说太子长琴半身,不过是被角离铸剑后丢弃的半缕残魂,他谁也不是,早该化为荒魂,消散于天地之间。

毕竟天柱倾塌,三界生灵涂炭,这锅是他们三个神仙的。拜其所赐,便是幸存下来的烈山部,又过得如何?永去仙籍,轮回往生皆为孤独之命,可说太子长琴罪有应得。所以当年太子长琴也未有反抗就接受了天庭的惩罚。至于在榣山眷恋不去时出了意外,那是角离作孽,当然最开始是襄垣作孽。所以安邑,龙渊的结局,可说活该。活着不好吗?

这些事,在欧阳少恭一世世的渡魂中,被遗忘了。

某树说过,欧阳少恭所求的,不过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朴实的老农一般的愿望。

但欧阳少恭又是何人?他可不是什么乡下老农,他是个渡魂之人。

且不说他本就是杀了别人,冒充此人去获取周围人的温情。这因已种下,能得出什么好结果。譬如欧阳少恭此人,本应是琴川欧阳家一位普通少爷,却被他夺了身体,毁了人生,欧阳少恭的名字成了他的代称。若他身边的亲人知道真相,怕会对欧阳老板恨之入骨吧。

再者,在我这个俗人看来,若我眼睁睁看着自己亲人死了,我已经接受了他的离去,可某天突然来了个陌生人,自称是那个死去的人回来了,不当真便罢,若当真,我不想到借尸还魂之类的事吓个半死才怪,今日是中元节,我都不敢晚上出门,怕撞鬼。这事可比撞鬼还邪乎。估计我这反应,是逃不脱被欧阳老板大卸八块的结局了。

欧阳老板看不看得透这些事,我不知道,但太子长琴多半看不透。毕竟太子长琴乃是祝融大神之子,在被渡为仙身之前,他也是位琴灵,而非人。他是喜爱在榣山弹琴,与一条水虺为伴的文艺青年。那句“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也不过是站在仙神角度对人间的怅叹。神可不擅长理解人类的感情,你看龙渊部有人领女娲大神的情不。

欧阳老板最后也说了,“我与你们不同”,他大概始终未丢弃自己作为仙人的傲慢。

太子长琴半魂,以渡魂之法,怀傲慢之心,行不正,心不诚,却想在人群中获得慰藉,天下怎有这样的好事。

他之所求注定一无所得,不如早早散魂,免遭诸多折辱。可他仍想活下去。也是啊,人总是盼望活下去的,甘泉村那些老人,说着不在乎多活这么几年,可东西摆在面前,不也起了贪念?但也不是所有人,皆会以害人的法子来获取活下去的机会的。

至于巽芳……倒的确是上天给他开了个残忍的玩笑。若有什么比求不得更痛苦,那就是获得了又失去。皆是命。

自此,欧阳少恭彻底疯癫。哪怕到了这一世,他所求的东西已在他不知不觉中得到了,他却感觉不到了,也不愿相信了。他只求将故人们变作焦冥,作为他回忆的路标。人世多艰,自此无知无识,无悲无喜,形体长存,魂魄归于玉横,消亡殆尽,再不用入轮回,免受奔波之苦,然世间却有人一直记着自己,这或许的确是个不错的结局。但活着总比死了好。曳尾于涂中,不觉已三千年矣。多好。他到底不能替别人做选择。

不过,老板最终结局不错。在这一世死去,化作荒魂以前,爱人,知己,都陪伴在身边。巽芳公主更是再也未入轮回,一直在忘川蒿里等他回来。

继上,欧阳少恭不是太子长琴,百里屠苏自然也不是。

百里屠苏何人?身为凡人,人仙半魂。同时也是焚寂剑灵。不曾有过去,也难有未来。

百里屠苏是谁这个话题,或许可引发出“人何以为人”这个问题的思考。如何确定一个人是谁?肉体么?科幻里,人们肉身消亡,精神永存,“他”还是那个“他”吗?记忆么?如何一个人失去所有记忆,他还是“他”吗?灵魂么?灵魂是什么?灵魂是否存在?

我思考不出答案。但我知道,苏苏就是那个苏苏,我们看着他走过很多地方,看过不同的城镇村庄,帮助过许多遇上困难的人。我们看着他,从一开始“今日之缘,明朝逝水”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变得渐渐柔和,会向兰妹道谢,会对晴雪脸红,会陪小玲儿回紫榕林看爷爷。慢慢的,从孤身一人,到有很多人陪伴着他,很多人牵挂他,很多人等着他回来。那个少年,眉间有一点朱砂。

“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这般锐气的御剑风姿,何等风光霁月。但他心中亦有晦涩之念。每逢朔月,便杀心难抑,只愿以焚寂之火毁灭这世间一切。不是不曾有过怨恨。此人命途多舛,磨难重重,生命也太过短暂,许多美好之物都来不及经历。然遇事愈多,愤懑却消,心态反而更加平和,天高地广,心远即安。

屠苏说过,此生不知作为谁而活。然不论是作为韩云溪,太子长琴,焚寂,百里屠苏,他已做到最好,始终行于正道,直面应对,不躲不逃,追逐自己心意而活。铁柱观除妖,天墉城吸煞,乌蒙灵谷葬母,等等,他做的事,大家都看着。

此人,若有幸结交,当为一挚友。

桃花幻梦是坛好酒。好酒醉人,好梦千年。

梦里,苏苏与晴雪相守在桃花谷里,永不分离。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兰妹老板苏苏你们三个,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说道确认一个人的是谁,尹千觞是个有趣的观察对象。

大叔并不合我口味,对他的兴趣,仅限他的重生。

人,果然是会变得。

风广陌,即广莫风,北风之意。西北望,射天狼。天狼星居北。大叔的星蕴是匹凶煞的天狼。

狼是野兽,向往自由,不是乖顺的狗。曾见报道,有人曾收养小狼。小狼未见血的时候,可以和小狗一样温顺,只是性子野了些。可一旦,被豢养的狼尝过猎物喉头喷涌的鲜血后,它的野性就会回来,变回那个向往自由的野兽。

大叔亦如此。当他遵从教导,按下私欲,克己奉礼,他便是那个可为了责任放弃一切的巫咸大人,神圣高贵。而当他失却记忆,白纸一片,世间万物皆被放逐于眼前,他便过得自由散漫,“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去了。

爱酒之人,有人是求精神自由,有人是纵情声色,有人是借酒消愁,大叔大概三者兼有之。

大叔的确很喜欢这个花花世界,纷乱人家,尝过自由的甘美,又怎会回头受那些责任与宿命捆绑。大叔是人,人性不可考验。故尹千觞是尹千觞,风广陌是风广陌。风广陌早就死在了乌蒙灵谷那场浩劫中,活下来的尹千觞,是欧阳少恭的好友,是那个游戏人间的落魄酒鬼,与女娲大神的巫咸大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士为知己者死,何况少恭与他有再造之恩。这结局不错,下一世,莫要投往地界了。

古一对女性的描写还是偏弱了。小玲儿还是个孩子,玉姐年级太大,巽芳月言等人又在打酱油,晴雪的确是个温暖人心的好女孩,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的妹子都有了她们的良人……

还有那些npc的故事,甘泉村村长,道渊和二狗子,叶沉香……

故事里的人在成长,游戏外的我们不也是么。当初还有些烦兰妹和小玲儿,现在只觉这两人十分可爱。

古剑奇谭一,的确是个好故事。就像游戏结局说的那样,踏歌长行,梦想永存。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