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

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个人的一点关于cp口味的总结

从喜欢上日漫到现在  也有十多年了啊

 想想以前在腐女属性觉醒前对cp其实没有特别的偏爱  基本上原配党  比如鸣人雏田啊  刹那玛丽娜啊  朋也渚啊

不过倒是对角色有明显的偏爱  现在能想的起的角色也就飞影  我爱罗  傻子那  白凤了  基本就是冰山三无少年  拽拽的  行事亦正亦邪  没有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  以前一直对特别正面的角色爱不起来  像以前基三选角色的时候  对正派辉煌的天策府甚至感到厌烦  而彻底的反面角色则不会多看一眼  所以喜欢的角色都是灰色的  

那种感觉大概是…未曾被光明眷顾  会被阳光刺伤而选择与永夜为伍  独行夜路却不为黑暗所噬  当然随着剧情的进展这一点会改变  比如我爱罗遇到了好基友鸣人  傻子那取代洛克昂成为团队领导者  小白和赤练姐姐摩擦出绯闻的火花(后续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秦时剧情太拖拉  追不下去)

这种口味随着青春期的结束  似乎也结束了  取而代之的  是对各类蛇精病的热爱  欧阳老板就是其中极品  面上明明是温良恭谨的谦谦君子  内里却因往昔的苦难折磨而彻底扭曲  且其优雅的风度不曾因心性的扭曲而损减半分  那副眯着狐狸眼  周身散发的黑气几近可见的模样  着实~叫人心悦不已  原来这样深沉狠毒的恶意还可以以这种温和的方式存在  实在令人惊叹  

可惜这样有趣的疯癫者不多见  倒是见过一个唐藏太太和一位唐all太太  她们笔下的炮哥多数是迷人的疯子 这样的文可遇不可求  人家转了性子  换了口味  便再也见不着了  也罢  惊艳的东西总是短暂的  就如樱花开时尽极绚烂  几日后一场雨一打  剩下的只有满地残红和徒劳叹息了

不过想想  这两种人其实是一样的  不过前者是用缺乏变化的外壳掩盖了内心的疯狂  后者则将自己疯狂的内在表现了出来  讲到头  都是些可怕的存在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他们自有他们的因果  不需要圣母的迷妹幻想着去解救他们于迷妹们幻想出的苦难之中  何况大部分人也不够格与他们并肩而立

在腐女属性觉醒后  我似乎变成了一个受控  各种各样的受君都是可爱的  对他们的宽松度也大大超过攻君  这似乎是自己内心对女性的偏爱投射到攻受关系上的结果?就像当初萌蜀中客人一样  这就tm是一个受渣了攻然后又后悔又把人家追回来的故事  要是这攻受关系反转我老早就跳将起来大骂渣攻支持可怜的受君怼死渣攻了  就像我对昔我往矣里薛诚那咬牙切齿的态度一样  唉可怜的大夫  可到舒卿之和唐照宣这里  就变成了诶快点he吧真希望舒花花能和炮哥过上安安稳稳的日子啊  即便舒花花是唐照宣的杀母仇人  还间接害死了唐照宣师弟  

我知道自己的不公平的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觉得哪里不对  始终觉得受君是弱者需要更多的疼爱  直到很久以后的一件事  我才渐渐看清  不对啊  攻君受君都是男人啊  他们是平等的  难道躺在下面天生拥有特权  当上面那个就活该劳苦命?攻对受哪里不好就是渣  而受只要不出轨就不算渣?这简直就是性别歧视换了个极端  大约还是因为自己作为庸人的局限性吧  就是喜欢看到有自我投影的角色拥有特权  就像喜欢看到自己钟爱的主角开金手指一样  但这样是不公平的  否则大家都去当受好了  就没有人会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了  男男关系如此  男女关系如此  女女关系也是如此  我所追求的应当是平权  而不是对女性的特权  

而且在恋爱这样极度私密的关系里  两个人的灵魂应该是绝对平等的  或许被宠爱的那一方可以仗着得宠各种作各种折腾  但关系是要靠两个人维持的  只要付出宠爱的那一方厌倦了不再宠着他的公主了甚至离开了  那原本闹腾的那一方便连最低限度的关系也无法维持了  也就是爱你的时候把你捧在心口  不爱你了你什么也不是  关系需要两个人好好经营  从不会只是其中一方的责任与义务  看过了一些例子  有时候主动提分手的男生不一定是渣男  被抛弃的妹子也不一定值得同情  兰因絮果  自有其始末  旁人插不进嘴  

即便如此  但是对cp的口味好像还是没怎么变 萌的cp里攻君都是忠犬型  受君里几乎都是女王型傲娇型  可能是忠犬女王和忠犬傲娇大家喜闻乐见吧  也可能是对上不那么强势不那么作的受君  便显现不出攻君的忠犬  有的不算忠犬但也是非常忠诚的人  比如骑姬  枪教授  帝韦伯  洛提  唐靖和小沈先生  唐哥和小松鹤  我还真是喜欢犬系攻和不由自主宠受的属性啊…不过现在还是更期待两人能够更加互相依靠一些了吧 

也有例外的  几乎都出现在古剑系列里  古一的青玉司南佩 一魂一魄总相随  还有古二比起恋人更像战友的无异羽妹  

前者里  兰妹太让我有代入感了(感觉自己在那个故事里也就那个德性)而且贺文君和孙月言正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面对自己想要的  努力抓住  不卑不亢的道出心意  见对方似乎心有所属  却也不强求   又是温柔贤淑的性子  又是如此有缘分的人  真是完美的结婚对象啊  

后者嘛  无异小天使太可爱了  和他做朋友真是如沐春风  没人会不喜欢这样周身散发着治愈气息的大少爷吧(在企划集编剧的脑洞里连大黄都和我们的小天使抱头痛哭了呢)  闻人女王又是如此独立骄傲的存在  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把锐利出尘的长枪  因为有着自己的骄傲而锐不可当  长枪所指  不带一丝阴霾迷惑  这两人都可以将自己的后背放心的交给对方  这样互相扶持完全平等的关系  实在值得赞赏  

相比之下则阮就有点小言感了  毕竟他们是古剑这么多cp里唯一get到正确谈恋爱方式的一对  说真的  如果软妹那个梦能践行  那真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  可如果坐标走了他爹老路  那就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  还记得翻天印之灵怎么说坐标来着  刻薄寡恩  总之听上去和圣元帝没什么不同啊  坐标身体里到底留着圣元帝的血  看看大祭司  当初多么有人情味的一个男孩子  最后还不是变成了上一任大祭司的模样  和伙伴们相处的短暂时光能使坐标变的那么温情  那踏上帝位的漫长时光里 坐标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这真是一件很值得期待的事呐

看过这么多故事  可惜还从未见过我理想中的角色  我理想中的男性大概是忠诚  闷骚  言语不多但有必要的坦诚  拥有与能力对称的实力 是个德性高尚的人  女性大约是位如同茂盛大树一般让人心安的女子  沉静理性  拥有美德  洋溢着母性的气息  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肯定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太懂的生活的智慧  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作为故事的主角太过无趣了  不会有人去写这样的故事吧  

想想这些年  自己对cp的认知变化还是蛮大的   到底是从小屁孩慢慢变成青年了呢  未来自己会变成怎样  谁知道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