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

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Happy valentine's day!

全员向 注意避雷

cp包括:主 枪教授  

        副  骑姬  兰雁  五代弓枪(枪弓)  帝韦伯  

 


迪卢木多·奥迪那正面临着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当你在情人节的日子里陪着一位美丽的女性共进晚餐,而此时你暗恋的情人不巧撞见了你们,你要如何向显然已经误会了的他解释你并不是在约会呢?

然而迪卢木多并没有获得解释的机会。他的心上人似乎很赶时间,简单寒暄后便匆匆离去了。当那抹灿烂的金发消失在视野中,迪卢木多只能对他的女伴勉强维持面上的礼貌,而在内心哀叹起自己一贯的不走运了。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迪卢木多一直以为自己对肯尼斯只是怀着朋友间的友爱之情,就像和死党库丘林,阿尔托利亚和兰斯洛特一样。但他们像兄弟一样长大,他为肯尼斯的快乐而快乐,为肯尼斯的悲伤而悲伤,见到肯尼斯的时候总是很开心,当肯尼斯疏远自己的时候会感到很难过,他们是彼此最亲密的朋友了。虽然这之间有些许不同,但他不确定差别到底是什么。直到在四人庆祝高中毕业的派对上,迪卢木多酒后吐露出自己的困惑,情场老手库丘林一针见血的指出迪卢木多沉浸在恋爱中木多了。对此,另外三人对迪卢表示同情,毕竟肯尼斯一看就是个直男。迪卢木多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只好把自己的爱恋隐藏起来,以免连朋友的关系都无法维持。最近为了不让肯尼斯知道自己在陪一个刚出道的小明星,迪卢木多不得不东躲西藏,尽管这是自己的公司老板兼亲舅舅下达的任务。芬恩舅舅惹恼了自己的未婚妻格兰尼·康马克,作为赔罪,可怜的迪卢木多成为了分身乏术的舅舅的替代品去陪未来的舅妈度假。然而舅舅的婚约不会公布,迪卢木多无法和别人解释自己和格兰尼的关系。除了家人和死党,谁会相信自带吸引女性体质的迪卢木多其是个基佬呢?正在他苦恼的时候,恰好接到很久未见面的死党们的邀请,立刻决定远赴日本。本以为计划天衣无缝,但现实又给了自己一个“惊喜”。也许明天应该去本地的寺庙求张转运符,他绝望的想到。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们的迪鲁这样倒霉,在晚宴上如坐针毡。今天可是属于情人的节日。大多数恋人都在这天进行一些浪漫的活动,就像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和爱丽斯菲尔·冯·爱因斯贝伦。

尽管在街头的人们都沉浸在与恋人甜蜜的约会中,但这对伴侣还是引起了注意。是因为这是两位外国人吗?不,不可能,冬木市意外的有不少外国人。也许是因为这两人的美貌实在过于耀眼,就像最灿烂的月光石一般夺人眼球。银发的女士身着华服,举手投足间透出高贵的气质。她的手臂被一位金发少年(少女?)挽住。两人只是在进行简单的逛街,但低低的笑声不断传来。只要是和相爱的那个人在一起,无论是在做多么平常的事都会心生欢喜,这就是爱情的魔法。真像银屏情侣那样完美,路人感慨。

阿尔托利亚的哥哥亚瑟·潘德拉贡是一位英国绅士的典范,同时也是位无可挑剔的长子。得益于哥哥的庇荫,阿尔托利亚从小就获得了很多自由,这使得她可以按照自己的天性成长。甚至当她向家人公布了自己和爱丽斯菲尔的恋情后,经过最初的错愕,她的家人们最终也选择了理解。她们是十分幸福的一对,任何明眼人都能得出这个结论。当被友人夸奖起出柜的勇气时,阿尔托利亚答道,她只是知道她不能将她的爱隐藏一生,而她知道她将和爱丽度过余生,就像她知道太阳会升起。

并不是所有的恋人都能这样顺利。索拉·娜泽莱·索非亚莉就羡慕她闺蜜的好运气。在伦敦的大学时代,索拉·娜泽莱·索非亚莉,爱丽斯菲尔·冯·爱因斯贝伦和禅城葵成为了各自最好的朋友,尽管后来各奔东西,她们依然保持了三人可贵的友谊。禅城葵回国后嫁入远坂家,过上了相夫教子的日子。爱丽斯菲尔在英国遇到了她的一生所爱,并将自己的爱人带回了德国。相比之下,索拉就坎坷多了。

尽管索拉男女通吃,但在她家人的眼里,她的价值就是用来政治联姻。在和家族的战争中,索拉和她的恋人一次又一次的败下阵来。在最后一次被恋人背叛后,索拉愤怒之下答应了家人的要求作为报复。她很快冷静下来,然后感到后悔。但当索拉见到自己的相亲对象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其波卢德后,她改变了主意,应下了这门亲事。对此肯尼斯也很惊愕,据他所知,他并不是这位红发的冰山美人喜欢的类型。事实是,从第一眼起,索拉就知道肯尼斯是个基佬。没有为什么。女人的直觉。尽管肯尼斯看上去是个梳着大背头的老古板。两人很快摊牌并迅速达成共识:为了应付双方家长,先订婚,然后尽可能的拖延。最坏的结果不过是结婚后各玩各的。肯尼斯对此表示过抗议,他表示他完全不想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但是考虑到自己那声称如果儿子是同性恋就自杀的母亲,他妥协了。形婚是到最后实在不得已的办法。对于他们的婚约,双方的家长很满意,外人也觉得傲慢刻薄的阿其波卢德先生和高傲冷艳的索非亚莉小姐是很合适的一对。

所以当索拉告诉肯尼斯自己要去日本的冬木市看望刚生了第二个女儿的闺蜜,情人节恕不奉陪时,她对肯尼斯一同前往的要求感到惊讶。当然,肯尼斯主动要陪索拉去日本不是因为他突然直了并开始追求索拉,而是因为他从阿尔托利亚那里套出消息,失踪快一个月的迪卢木多和他们约好了去远东的一个叫冬木的城市,但还有一个叫格兰尼的女孩随行。

与傻乎乎的迪鲁不同,肯尼斯一向对自己十分了解。就像他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喜欢自己的童年玩伴兼损友的迪卢木多一样。

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们算不得多好的朋友。当安格斯·麦·奥格带着他的养子搬到阿其波卢德家隔壁的第一天,两个男孩子就打了不大不小的一场架。原因很简单,迪卢木多弄坏了肯尼斯心爱的玩具。他们打过的最厉害的一场架的起因是肯尼斯的猫咪水银偷吃了迪卢木多的绣球花。水银中毒后康复了,这场风波以安格斯铲走庭院里所有的绣球而告终。事实上,肯尼斯并不十分喜欢和迪卢木多玩耍,迪卢木多总是粗手粗脚弄坏东西,或者莫名其妙惹上倒霉事把肯尼斯也拖下水。但是我们的小神童总是太忙,只有傻乎乎的迪鲁才会来每天敲门,眼巴巴的等着肯尼斯做完功课,再一起玩上一小会儿。等孩子们进入青春期,迪鲁开始不停地被女孩子追求。出于一种莫名的心理,肯尼斯总是不停地给那些追逐迪鲁的女孩子使坏,尽管他明白迪鲁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应付她们。肯尼斯不得不承认,很少有人不喜欢迪卢木多。俊美的容颜和健壮的体魄已经足够让女孩子尖叫了,而他永远和善的笑容和翩翩的风度让他有着很多铁哥们。渐渐的,肯尼斯明白了自己对迪鲁的感情,但是一看到迪鲁那挂着傻乎乎笑容的脸,肯尼斯就绝望的明白,迪鲁什么都不知道。肯尼斯曾试着和家人谈论他的问题,然后他得到了终身难忘的警告。看着迪鲁身边来来往往的女孩子,少年肯尼斯的烦恼只能在内心慢慢滋长。但进入大学后,迪鲁和所有的女性保持了合适的距离,潘德拉贡家那个假小子除外。对此,肯尼斯很是宽慰,直到一个月前。

在冬木,肯尼斯验证了他的担忧。时隔多年,肯尼斯再一次感到了难言的苦涩,伤心与愤怒,而且这一次添加了危机感。在过去,他知道没有哪个女孩可以真正抢走迪鲁,他一直感觉安全。迪鲁有个不幸的家庭,他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出轨了,并且给他生下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他的父亲察觉后,他的弟弟在一场意外中死去了。然后他的父亲被指控有谋杀的罪名。最后,迪鲁被送到了他的养父安格斯家中。这都是迪鲁早就告诉他的。显然,家庭的悲剧给迪鲁留下了很深的阴影。肯尼斯相信这就是迪鲁成年后一直没有女朋友的原因。但现在情况变了。迪鲁居然在和他死党的聚会上带来了一个陌生女孩,他们甚至在约会,还是在情人节的晚上。那个女孩看上去不怎么样,迪鲁一直没什么眼光。该死,迪鲁永远不会让他愚钝的大脑变得更聪明一点。他怎么能这样?可自己该如何阻止这一切?自己又能做什么呢?肯尼斯并不畏惧人们对同性恋者歧视的目光,但总有一天他得为了让父母高兴而结婚,和某个他根本不爱的异性。至少现在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他订婚的事实,尤其是迪鲁。这么多年他一直小心翼翼隐藏着自己的感情,但现在真切的危机来了。他该怎么做呢?

此刻沉浸于烦恼里的人并不只有肯尼斯,就像进行约会的人并不只有阿尔托利亚和爱丽一样。

另外一对恋人,或者说,一对还没有承认彼此恋爱关系的室友,也在进行着某种意义上的约会。兰斯洛特和间桐雁夜正在他们共同租住的小屋内一起看一盘老电影。不同于早早遇到真爱的阿尔托利亚,不同于进行着没有希望暗恋的迪卢木多,更不同于身边女人就没少过的库丘林,兰斯洛特是在一次前往远东的旅途中遇到了自己倾慕的人。他不会知道这一次旅程会将他留在了日本。古朴幽深的森林遮掩了天空,乱石铺就的小路时隐时现,在有着赤红色彩的鸟居下,采风的摄影师兰斯洛特和采风的作家间桐雁夜相遇了。

两人迅速的熟络起来。缘分总是妙不可言,她可以让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变成肝胆相照的兄弟,也可以让恩爱眷侣一拍两散。而有些缘分就像冥冥中早已注定,只待时机一到,命运的齿轮就开始滚动。尽管雁夜还没有明言答应,但也未曾拒绝。没关系,兰斯洛特想,东方人总是含蓄的,这已经是默认我的追求了。成功在望,不会要多久了。

烦劳的人此刻正在大海之上。由于航路不顺,库丘林与死党们的聚会注定要迟到了。毕业后的库丘林去当了船员,一年中有半数以上的时间都飘在大海上。惹得库丘林不愉快的不仅仅是捣乱的海潮,还有一位引起了他注意的新船员emiya。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两人相性奇差,尽管emiya和别的船员都很合得来,而且家政万能厨艺一流。在大多数船员看来,emiya跟库·丘林颇有相似之处。哦上帝,库丘林可不觉得自己和那个总是神经质般整理和整顿内务的家伙有什么相似的地方,这真让人感到厌烦。库丘林已经迫不及待的想上岸了,他想摆脱那个麻烦的家伙,但海洋戏弄了他,让他们不得不多相处一天。好久没有和迪鲁他们好好喝上一顿了,库丘林期待的想。

明天,爱丽斯菲尔会和索拉一起去医院看望远坂葵和刚出生的小婴儿。她们已经见过她的大女儿远坂凛了,那个可爱的女孩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很会博得姨姨们的喜爱。就像拥有某种魔性一样,远坂的两个女儿都会拥有光明的未来,所有见过她们的人们都如此相信着。

后天,阿尔托利亚,兰斯洛特和迪卢木多会在冬木市相聚。库丘林会迟到一天。这不算什么,事情总不会十全十美。何况用阿尔托利亚的话说,他们四个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说这话的女孩没有感觉任何不对。这四位好友自从大学毕业后就天各一方,已经很久没有相聚过了。久别重逢的友人们会聊些什么呢?或许迪卢木多会继续向他的死党们哭诉属于一个暗恋者的心酸,然后获得好友们的安慰与建议。也许阿尔托利亚会像她往常那样一本正经且毫无自知的向她的友人灌上满嘴狗粮,这次只有迪卢木多一个人受到伤害了。而总是忧郁着的兰斯洛特会聊些什么呢?或许又是那本他追了快十年的奇幻小说,冬天终于来临,又有很多角色死去了。库丘林一定会像他的好友们吹嘘他的新情史和新见闻,就像他以前干的那样。不过事情也许会有变化。这一次,库丘林或许会和他的好友抱怨和他有着奇妙相斥作用的新船员。兰斯洛特或许会和友人聊聊他那次美好的旅途和那个美妙的东方人。而阿尔托利亚和迪卢木多,哦,索拉会不会和她的闺蜜们坦白她的订婚对象肯尼斯是个同性恋而她只是形婚呢,而平时热衷于八卦的爱丽斯菲尔会不会把这个消息告诉阿尔托利亚呢,而阿尔托利亚能不能意识到爱丽的闺蜜的未婚夫就是迪鲁的心上人呢?

未来总有那么多种让人期待的可能。但明天还没有到来,在今天残余的时间里,还有人在忙碌。

比如还在整理论文的韦伯。不巧韦伯的指导教授肯尼斯是位非常严肃负责的老师,所以韦伯酱的论文被一次次打回去修改。而更让韦伯生气的是,今天那个笨蛋居然在地球的另一边赶不回来。作为职业旅行家的伊斯坎达尔在路上才是常态啊。叮铃铃,手机响了。韦伯看了眼来电显示,嘴角上扬。无论如何,打个电话回来也行啊。

当夜更深的时候,卫宫切嗣和他的助手舞弥仍然没有休息。他们团队正在研发的人工智能,他们在进行新的调试。毫无疑问,人工智能的诞生将极大地造福人类,虽然人工智能目前仍有不少缺憾。但谁能预测一个婴儿的未来呢?

愿所有人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此文是笔者为了结束自己对四战的心理阴影而产生的脑补。

可以的话,真希望每个人都幸福啊。

索拉、教授、刷子、呆毛、老爹、太太、舞弥、都是时臣的错、葵太太、凛、樱、叔叔、长江、大帝、韦伯 。

真爱组已经很幸福了。麻婆还是不要明白自己的愉悦比较好吧。闪闪本来就是来人间玩一趟的。

此文运用了很多其他作者的梗,比如 “I know it like I know the sun will rise.”其实来源于冰火囧萝卜同人。三太太的友谊灵感来源于一篇圣经语言风格的同人。呆毛的哥哥就是旧剑。骑士四人组来源于两篇同人,一篇是呆毛刷子长江三人组,一篇是呆毛刷子大狗三人组,那句穿一条裤子长大就是直接化用的原文。还有什么别的暂时想不起了……

其实最难构思的人物是索拉。笔者对索拉的印象主要有两点。一是,从本质上说,索拉在四站中,爱的并不是刷子,而是刷子的痣给她的“喜欢上某物”的感觉。这就是她为什么不去抵御爱之黑子的原因 。二是,这是一个渴望摆脱家族束缚的可怜女孩。因为家族对她的束缚表现为和教授的婚约,所以她才会那样对待肯尼斯。想想看,在自己和真爱面前阻拦了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多少会有些厌恶的吧。所以笔者以为,索拉真正的悲剧来源应该是她的家族。当然笔者的私心肯定是有的。所以才会安排刷子和教授很早就相识并且双向暗恋(教授ooc了啊)。毫无疑问,教授是有很大的性格缺陷的,即便现在回想起他对刷子的责骂都觉得过于刻薄。不过想想这个男人对待索拉的态度……其实还是个可爱的男人啊,就像战车男的人设,是个妻控。虽然同人里的傲娇柠檬很可爱,但原作的教授并不是个会对爱人毒舌的人啊(当然索拉和刷子完全比不了啦XD)。所以笔者在想,要是教授先爱上的是刷子就好了。而刷子嘛……他的悲剧来源是他那愚蠢的骑士道。而且在现实神话传说中这位公元3世纪爱尔兰英雄身上并不存在这玩意。况且在和平年代,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再是saber组。笔者爱百合爱骑姬。老爹那样的大龄中二晚期,还是安安静静当个单身狗别祸害别人了。好歹他还有他忠诚的助手舞弥桑啊。至于saber,我觉得她没什么毛病。唯一可怜的就是责任压榨了她作为一个人的生活。所以责任这东西还是交给真正的亚瑟王来背负吧。fate里的saber一直只有16岁的身高,考虑到腐国少年的普遍身高,长大后的saber以后一直不止一米五吧。

然后远坂一家,笔者觉得这家人挺好的……要是没有该死的圣杯战争和虎视眈眈的魔术师协会,这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家庭啊。让女儿被虫子艹和让女儿泡马尔福林,我是时臣我也很绝望啊……时臣本人的人格是敬佩的,作为一个魔术师之子,他已经做到了他能做到的最好了。正直的父亲,温柔的母亲,相亲相爱的姐妹,真希望这家人能拥有普通人的幸福。

然后间桐家。说起来虫爷也是可怜,但他最后变成了个老变态,所以还是到岁数就死的好。卡利亚叔叔么……他的悲剧在于一个普通人强行进入魔术师的世界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啊……而且他家的魔术还那么变态……所以他还是安安静静当个普通人然后安安静静谈一场属于自己的恋爱就好。长江么,也是安安静静谈一场属于自己的恋爱就好了啊……去他的骑士之爱.Kuck the spirit of Knigh.

rider组……我一直觉得大帝最初的愿望,前往无尽之海,不就是环游世界吗?现代社会征服世界还是别想了,但他可以用自己的脚步丈量这个世界。

最后大狗和emiya是被我拿来凑数的……这两个人互攻也不错啊。

但即便是和平年代的普通人,也不总会太圆满。哪怕是再不起眼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笔者并不清楚腐国人民对子女的性取向和婚约是什么样的看法,但如果是按中国的情况……saber还真是幸运a啊。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