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

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周迦 日记

阿周那有了记日记的习惯。

一切始于一个阴沉的雨天,他遇到了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白发碧瞳,散发着温暖的气息,在灰色的回忆背景中,他仿佛散发着太阳一样的光芒。

难怪那个白色的莫名生物会喜欢他吧。他的光芒吸引了动物,却也刺伤了阿周那的眼睛。

从转身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阿周那的心里涌上了从未有过的感情。那绝不是什么正面的情感,阿周那对此有些不知所措。如果非要为那种感情命名,非要给那股破坏的冲动命名,那大概是……

这些思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心境变幻莫测,阿周那却始终保持着面上的平静。对一个陌生的路人产生敌意未免莫名其妙,何况这是一位可以寻求帮助的路人。在这之前,阿周那发现了一只后腿受伤动弹不得的未知生物,但它对他又吼又咬。可怜的小家伙已经淋成了一只落汤鸡,他不愿撇下它,可这偏僻的巷子少人经过,一人一兽只好干耗着。

所以阿周那向着来人展现他精心锻炼过得笑容,说出了请求……

20分钟后,两人一兽已经到达一家兽医院。那只动物在迦尔纳怀里非常乖。

医生诊治完,叮嘱两人注意事项,那只可怜的小生物伤的非常重,需要长时间静养。

迦尔纳看着向自己叫唤“芙”的小动物,说:“给你取个名字,就叫你芙芙如何?”

芙芙:“芙~”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精神,抑或鬼使神差,他与迦尔纳交换了姓名电话,他会为芙芙的费用买单,但拜托迦尔纳照顾它,毕竟芙芙不喜欢阿周那。迦尔纳答应了。

由此,阿周那知道了,迦尔纳是他同校的法律研究生,和他一样都是印度留学生,就住在研究生宿舍。

从那天起,这个与他有着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就闯进了他的梦里。

他在梦里见过各种各样的迦尔纳。衣衫简陋的迦尔纳,身披金饰的迦尔纳,神色淡然的迦尔纳,意气风发的迦尔纳,和……

头颅落地的迦尔纳。

是自己射出了杀死迦尔纳的一箭。

第一次从梦中惊醒时,他恍惚了好久,直到室友叫他,他还在迷茫,今夕何夕?

他开始将这一切写进日记。

而心底那难以启齿的欲望,也开始悄然增长。



小短篇  故事未完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