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

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周迦 梦

重发  流水账  新手司机  兽化  ooc  雷  慎入

连zine都失败了,所以走春哥

把乱码复制粘贴到解码器里面,按春哥纯娘们就行

春哥链接点我


下午三点,晴天,阳光很好。阿周那躺在阳台的毯子上,刚刚睡醒,于是他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暖融融的阳光晒在身上非常舒服,猫咪都喜欢晒太阳,作为大型猫科动物的阿周那也不例外,虽然他很少化作兽人的外形。他慢慢踱进客厅,看到迦尔纳还在沙发上午睡。迦尔纳的面容有些模糊,但好像散发着光芒。他散乱的白发遮住了额头,那双闪耀着祖母绿光泽的眼睛安详的闭着,淡色嘴唇微张,红色衬衫领口敞着,露出精致的锁骨,如果探究下去,就可以看到粉色的……阿周那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好,移开了目光,于是他看到了迦尔纳的裸足。修剪整齐的指甲,脚趾骨节分明,足弓的线条修长而优美,露出的一小节脚踝在深色的布料对比下有些过分的纤细苍白,让人想给他染上些鲜艳的颜色。阿周那觉得自己是时候做些什么了。

5LuW6LeD5LiK5rKZ5Y+R77yM6KKr5Y6L6YaS55qE6L+m5bCU57qz6Iyr54S255qE552B5byA55y8552b77yM55yL5riF5piv6Zi/5ZGo6YKj5ZCO6Zyy5Ye65b6u56yR77yM5Ly45omL5byA5aeL57uZ5LuW5pK45q+b44CC6Zi/5ZGo6YKj6KKr5pK455qE5b6I6IiS5pyN77yM5Y+R5Ye65ZG85Zmc5ZG85Zmc55qE5aOw6Z+z77yM5LuW5Ly46IiM5Y676IiU6L+m5bCU57qz55qE6IS477yM6KKr6L+m5bCU57qz56yR552A6Lqy5byA44CC6Zi/5ZGo6YKj5pyJ5Lqb5LiN5ruh77yM5LqO5piv5LuW55u05o6l5Y675pKV5ZKs6L+m5bCU57qz55qE6KGj5pyN77yM5omS5LiL5LuW55qE6KOk5a2Q44CC6L+m5bCU57qz5oyj5omO552A5Y+N5oqX77yM5L2G5peg5rWO5LqO5LqL77yM5LuW55qE6KGj5pyN5b6I5b+r6KKr5Yml5YWJ77yM5bCx5YOP5LiA5Y+q6KKr5pKs5byA55qE54mh6JuO77yM6Zyy5Ye65LqG5p+U6L2v55m955qZ55qE6Lqr5L2T44CC5Lik6IW/5LmL6Ze077yM57KJ6Imy55qE5p+x5L2T5a6J6Z2Z6Lq65Zyo6YKj6YeM77yM6Jm95LiN5bCP5ben77yM5Y206K6p5Lq66KeJ5b6X5b6I5Y+v54ix44CC56iA55aP55qE6IC75q+b6aKc6Imy5rWF5reh77yM5bCx5YOP6L+m5bCU57qz6Lqr5LiK5YW25LuW5Zyw5pa55LiA5qC377yM5piO5piO5oul5pyJ6ICA55y855qE5YWJ6IqS77yM5Y205rKh5pyJ5aSq5aSa6Ieq5bex55qE6aKc6Imy44CC5pei54S25aaC5q2k77yM5bCx6K6p6L+Z5Liq5Lq65p+T5LiK54us5bGe5LqO5LuW6Zi/5ZGo6YKj55qE6aKc6Imy5ZCn4oCm4oCm6Zi/5ZGo6YKj55u05o6l6IiU5LiK5LqG6L+m5bCU57qz55qE5LiL6Lqr44CC54yr56eR5Yqo54mp55qE6IiM5aS06ZW/5pyJ5YCS5Yi677yM5aiH5aup55qE6IyO5L2T6YGt5q2k6JmQ5b6F77yM6L+m5bCU57qz5LiN56aB5Y+R5Ye65LqG5ZGc5ZK95aOw77yM5Y205Lmf6buY6K645LqG6L+Z5Y+q5aSn54yr5Zyo6Ieq5bex6Lqr5LiK5YW06aOO5L2c5rWq44CC6KeB552A5bCP6L+m5bCU57qz5riQ5riQ5YW05aWL6LW35p2l77yM6Zi/5ZGo6YKj6L2s5ZCR5LqG5Lya6Zi077yM5LiA6Lev6IiU5LiL77yM55u06Iez6IeA57yd6Ze06ZqQ56eY55qE5bCP56m044CC5oSf5Y+X5Yiw5ZCO56m06KKr5rip5pqW57KX57OZ55qE54mp5L2T5o6i57Si77yM6L+m5bCU57qz57Sn5byg6LW35p2l77yM5byA5aeL5omt5Yqo6Lqr5L2T44CC6Zi/5ZGo6YKj5Y+R5Ye65aiB6IOB5oCn55qE5L2O5ZC877yM6L+m5bCU57qz57uI5LqO5YaN5qyh5a6J6Z2Z5LiL5p2l77yM6Zet5LiK55y8552b5ZaY552A57KX5rCU5o6l5Y+X6Zi/5ZGo6YKj55qE546p5byE44CC6Zi/5ZGo6YKj6IiU6IiQ552A56m05Y+j77yM56Gu6K6k56m05Y+j6ZmE6L+R55qE6IKM6IKJ5bey57uP5p2+6L2v5LiL5p2l77yM5LqO5piv5LuW5bCG6L+m5bCU57qz57+75LqG5Liq6L6577yM6K6p6L+m5bCU57qz6Leq6La0552A77yM6L+O5o6l5LuW55qE6L+b5YWl44CCCui/puWwlOe6s+eWvOeXm+eahOaKluS6hui1t+adpe+8jOWwveeuoeS7luWcqOWKquWKm+eahOW/jeWPl+OAgumYv+WRqOmCo+S5n+S4jeWlveWPl+OAguWJjeacn+eahOaJqeW8oOaYvueEtuS4jei2s++8jOS7heS7heWPqui/m+WFpeS6huWktOmDqO+8jOmYv+WRqOmCo+S+v+aMpOS4jei/m+WOu+S6huOAguS7lua4qeaflOeahOiIlOS4iui/puWwlOe6s+eahOWQjumiiO+8jOaDs+iuqei/puWwlOe6s+aUvuadvuS4i+adpeOAgui/puWwlOe6s+WPkeWHuuS9juS9jueahOWVnOazo+WjsO+8jOS7lui9rOi/h+WktOadpe+8jOS8vOS5juaDs+e0ouWPluS4gOS4quWuieaFsOeahOWQu+OAguiAjOWcqOS7luWwhuiEuOi9rOi/h+adpeeahOS4gOeerOmXtO+8jOmYv+WRqOmCo+eci+WIsOS6huKApuKApgrkuIDpgZPmqKrotK/mlbTkuKrpoojpg6jnmoTlj6/mgJXnlqTnl5XjgIIK

阿周那惊醒过来。

大口大口喘着气,天还没亮,室友还睡得人事不省,床头的闹钟显示现在的时间,凌晨五点。阿周那茫然了一会儿,很快确认自己只是又梦见了迦尔纳。

迦尔纳闯进他的生活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在迦尔纳的精心照料和阿周那的高价狗粮供应下,芙芙的情况渐渐好转,但它依然讨厌阿周那。阿周那定期去看芙芙,或者说,定期去观察迦尔纳。

在阿周那此前的人生中,他从未对任何一个人产生如此纯粹的敌意,更不会连续梦到同一个人。在梦里,他好像在看一个古代传奇故事,却又感同身受,简直就像在体验另一个自己的人生。而梦的主题,从来只有一个,迦尔纳,迦尔纳,迦尔纳,就像绵延了千年的执念一样让人印象深刻。

而不断占据阿周那梦境的那个人对此一无所知,对阿周那也没有什么特殊反应。可梦境中的与现实中的迦尔纳有着奇妙的联系。长相完全一致不必说,梦境中的迦尔纳是被收养的车夫之子,现实中的迦尔纳是被普通人家收养的孤儿,梦境中的迦尔纳凭着自己的武技出人头地,现实中的迦尔纳依靠自己的努力考上外国名校的研究生,梦境中的迦尔纳不断施舍,现实中的迦尔纳从不拒绝他人的请求,在阿周那眼里,这简直就像是梦中的那个古代英雄在现代重生了。

唯一不同的是,在梦境里,他们是彼此最强大的对手,而在现实,若不是芙芙,他们的人生本毫无交集。

阿周那曾经困惑,如若这些只是他大脑在修整时产生的混乱信息,那未免太过真实了,可如若这些梦都是真的,那他为何会梦到这些?是什么宿命吗?可他阿周那不可能去伤害一个与自己无冤无仇的人啊。

阿周那曾经向友人们隐晦的咨询,如果总是重现相似的梦境,那说明什么?阿拉什担心的询问阿周那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感觉他最近一直没睡好。卫宫若有所思,建议阿周那去找一个被称为观布子之母的老太婆算算命,听说这老太婆预言极准,或许能提供帮助。

阿周那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了,然而那老太婆英文讲的极糟,他只勉强听懂最后一句,“或许你们是前世的情人,你上辈子做了亏心事,现在轮到你还债了。”

一派胡言,阿周那愤怒的肯定自己被骗了,那老太婆不过招摇撞骗,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后来阿周那从好几个友人那里得知,这老太婆的确有本事,听她建言的人都交了好运,而嗤之以鼻的那些人都遇到了不幸的事。阿周那不得不重新审视她的话。

也许……真的是像她说的那么回事?

可谁会对自己的情人满怀敌意呢?谁会夜夜梦见自己亲手射杀了自己的恋人呢?

于是,阿周那决定,先继续观察迦尔纳。

他渐渐的越来越了解迦尔纳。迦尔纳喜欢穿红色的衬衣和黑色的裤子。迦尔纳尽管有奖学金,但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还是天天去学校附近的花店打工。迦尔纳总是说一些得罪人的话而不自知,导致朋友很少,但他真正的那些朋友都很关心他。迦尔纳尽管看上去是个豆芽菜体型,但他那单薄肌肉蕴藏的力量足以教训任何一个敢惹他麻烦的人。迦尔纳没有太多的爱好,但他的朋友们总是拉着他尝试各种美食,所以吃算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迦尔纳……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生活里已经充满了迦尔纳留下的痕迹?

也许是他第一次梦见杀死迦尔纳的时候。

也许是他第一次在篮球场上注意到迦尔纳的时候。

也许是他第一次坐在咖啡馆里,心不在焉的敲着自己的论文,眼睛却透过玻璃幕墙注视着在对面花店忙碌的迦尔纳的时候。

等他回过神,他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陷入了名为迦尔纳的漩涡,而那敌意也早已变质,杀死迦尔纳的噩梦消失已久,取而代之的是令人脸红心跳的旖旎梦境。

可这没能为阿周那带来一丝一毫的慰藉。

因为迦尔纳,他疑惑,他纠结,他注视,他沉迷,他经历了如此漫长如此剧烈的心境长路,他甚至做好了偿还上辈子杀死迦尔纳罪责的准备,他已经付出了这么多,但迦尔纳还是迦尔纳,迦尔纳什么也不知道,迦尔纳什么也没改变,他阿周那之于迦尔纳只是一个饲养宠物的合作者,这太不公平了,这太让人悲哀了。

阿周那需要做些什么改变,他内心黑暗的情感需要得到平息,他渴望将迦尔纳拉入这孤独的沉沦中,他要得到迦尔纳。

所以,当芙芙复查完毕,完全康复的时候,阿周那提出两人聚餐为芙芙庆祝一番,他请客。地点选在玉藻前生日聚餐的那家日料店。阿周那知道迦尔纳对那家店极度新鲜的三文鱼刺身赞不绝口,可那家店的消费水平不是迦尔纳能承担的起的。

迦尔纳果然有些犹豫,他立刻提出,如果可以,希望拜托迦尔纳在空闲时间来帮他辅导公共课。迦尔纳松了口气,答应了。这不过是个增加两人相处机会的幌子,阿周那可是学院的年级第一,这种事迦尔纳可不会知道。

阿周那在心底露出微笑,既然除了芙芙,两人没有更多联系,那就创造联系。美食可以是方法之一,而且他也的确愿意尝试迦尔纳喜欢的东西。他的时间不多了,迦尔纳完成学业后可能回国,他得把迦尔纳留下。而更大的问题在于他的血统,兽人并不是可以被轻易接受的存在,以往那些女孩嘴上说着猫耳可爱尾巴可爱,但一旦见到阿周那兽人化的样子,便立刻将他当做怪物惧怕。阿周那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但这一次他不想在迦尔纳眼中看到惊恐的眼神。

怎么办才好呢……一步一步得筹谋好才行。他阿周那不容许失败,何况那是让他执着了那么久的迦尔纳啊……

阿周那想起了观布子之母。或许,可以听听她关于未来的建议?


评论

热度(17)